不可盲目除蚊

歷史不斷的重演

大家對昆蟲的藐視與無知,導致一樣一樣的昆蟲入侵到我們的國度,地下家蚊、紅火蟻、德國蟑螂、棕帶蟑螂、荔枝椿象、秋行軍蟲等不勝枚舉,即便是土生土長的小黑蚊也一樣,每一種都是在幾年內就蔓延全台。一切都是因為沒有先見之明,加上事情發生時漠不關心,防疫慢半拍,導致歷史不斷重演,眼睜睜看著事態一年比一年更嚴重,但是又何奈!

小市民們對大環境無法幫得上忙,但至少對自家及周圍小環境也該盡點心力,比方說,您發現家裡地排經常飛出蚊子,那就需意識到整座建物內的污水管線和污水池有可能已淪為地下家蚊的大本營,此時就該著手思考「如何正確進行防治?」 ,而不是睜隻眼閉隻眼當作沒看到。若是居住在社區大樓,則需趕緊告訴管委會正視此問題的後續影響,促使管委會趕緊委託專業進行處理;此時的您若對蚊蟲防治沒有概念,換來的可能只是讓管委會找人來噴噴藥,代表有處理,交差了事而已。

豪宅照樣會有蚊子

豪宅一樣有污水池,一樣有污水管線,有的甚至一樣有化糞池,連通到家裡的一樣是地排,或許只差在地排是採用名牌的,售價較昂貴的款式而已,其他就跟一般建築物一樣了。蚊子不會知道哪一棟是門禁森嚴的豪宅,只要讓牠們混入其中,蚊子問題終究還是會引爆的。

我是有過勘驗頂級豪宅社區大樓的經驗,所以豪宅社區內出現地下家蚊(如圖 1 右上所示)、白線斑蚊(如圖 1 左所示)、埃及斑蚊(如圖 1 右下所示)、蛾蚋、蚤蠅、小蟑螂、大蟑螂、潮濕蟲是常有的事,別把豪宅大樓想成是連昆蟲都無法入侵的完美建築,只要稍微疏忽,昆蟲同樣隨時可以入侵的。

(圖 1)

不知敵方位置,怎麼打仗

對付地下家蚊不能手軟,一旦讓其族群茁壯起來,一般人會找不到牠們藏匿何方? 既然讓人摸不清牠們在哪裡? 人們就算有再精良的武器,恐怕也展現不出任何戰力了。

我曾幫一棟蚊子肆虐的大樓除蚊,一到現場,確實看到地下室蚊子到處飛舞,站立一下就會被叮咬,因為遇上的是一群極度飢渴之地下家蚊雌蚊,樓上住戶的居家內也是叫苦連天,每天都需與蚊子對戰;因為之前所委託的消毒業者無法幫大樓改善此狀況,只能定期使用噴藥方式來壓制,就是因為這樣,長時間下來就讓情況越演越烈,所以主委就直接聯絡福爾摩斯,請我直接過去協助滅蚊。

到達現場後,我先採行不噴藥的「靜態除蚊」處理了地下室污水池與污水管線內的蚊子,蚊子肆虐的狀況很快就被壓制;過幾天,改從頂樓住家的管線進行第二波不噴藥的「靜態除蚊」,結果幾天不到,蚊子問題就劃下句點。

差異在哪裡? 為何能迅速弭平「地下家蚊之亂」? 因為我深知敵方(地下家蚊)藏匿何處? 也能精準臆測到處理污水池後,樓上住戶家中的蚊況會變怎樣? 所以,該先防治哪裡,接著再防治哪裡,密集實施了全方位圍剿後,蚊子問題當然迅速解決。值得請大家給個讚的是:事過數年了,該大樓還是沒有蚊子問題喔!

除蚊不可盲目處理

舉上面成功防治案例是要提醒大家:「除蚊不能盲目處理」,當然,更不該草率到「隨便找個消毒業者來就要滅蚊」或「先找幾家來報價,最後選最便宜的那家來施工」,這是目前諸多管委會一再犯下的嚴重錯誤,這只會讓住戶的生活品質越變越差,連帶也讓房屋價值大打折扣。有誰會想住在每天須跟蚊子奮戰,晚上睡覺還須掛蚊帳的建物內呢?

對付地下家蚊一定不能噴藥嗎

對付地下家蚊時,有些地方利用噴藥是可以消滅掉,有些地方採行噴藥則完全無效;使用噴藥的結果通常是「初期應該會有效,後來就漸漸看不到效力」了,這或許是因為對付地下家蚊所用的時間拉太長,導致牠們產生了抗藥性,這時請勿隨意改用其他藥劑噴灑,因為結果有可能還是一樣「初期會有效,後來就漸漸看不到效力」,然而這「初期會有效」如果只是因為「將殺蟲劑的使用劑量提高」,若真如此,往後處理蚊子問題將會變成非常棘手,而且會一直惡化下去,最終就是跟蚊子舉白旗投降了。切記,藥別亂噴亂投!

不同種的飛蟲會各據一方

值得一提的是:昆蟲有地域性(地盤),因此,在整個建築物錯綜複雜的污水管線內,通常有地下家蚊的段落是不會看到蛾蚋或蚤蠅的蹤影,同樣有蛾蚋的地方也不會看到有地下家蚊或蚤蠅的蹤影,當然,這要看誰先佔據該地盤? 但若看到一處有地下家蚊、蛾蚋、蚤蠅一起出現,有時也看到不少大蟑螂出現,甚至聽聞經常有蜈蚣出現,那就是環境糟糕透頂,蟲量已多到「蟲滿為患」的境界了,沒有容身之處時,當然只能近距離混居了。如果答案是這樣,這地方的主人或管理者對環境清潔的要求就是糟糕透頂了;這不是隨便揣測,是真的有不少這樣的案例喔。

遇到這種狀況的屋主或管委會總是會問道:「我們這樣還有救嗎? 會不會很難處理?」,最不想聽到的是「可以先報個價嗎?」,因為問題已非常嚴重,嚴重到「沒有先防治一次,哪能知道後續要繼續奮戰到何時?」,所以這是無法預先報價的,只能說,想救回來,就請試試福爾摩斯的「靜態除蚊」吧!

始終解決不了蚊子問題時,您可先瀏覽一個名為「地表最強除蚊案例」的實例,看完就會瞭解為何推薦您找福爾摩斯?

福爾摩斯總監 許澔榮 執筆
向上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