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蚊的蔓延警訊​​

小黑蚊(如圖 1 所示的真正名稱是台灣鋏蠓,這最早由時任台灣總督府農業試驗所昆蟲部主管的日本昆蟲學家素木得一しらきとくいち於 1913 年在台中縣發現並予以命名與記錄。

小黑蚊在全台呈廣泛性分佈,早期的危害並不嚴重,但近年來,已陸續在各地區造成嚴重危害目前以西部地區的中南部縣市最為嚴重,花蓮地區次之,其他各地區肆虐情況不一,但目前已被認為全台各縣市都有小黑蚊肆虐」的警訊;雖然還未真正面臨全台淪陷」的狀態,但已有不少都會區的公園、豪宅的庭園已出現小黑蚊嚴重叮咬人的現象,蔓延範圍已逐漸擴大中,疫情實在不容輕忽

(圖 1)

匿蹤飛蟲的威力

小黑蚊會突擊式的飛到人們的皮膚上叮咬並吸血,速度之快,加上體型小到「來無影去無蹤(僅約 1.4 mm大多數人總是在不知不覺中就被叮咬出好幾個腫包細皮嫩肉加上穿短褲的更不用說,一不留意有可能整隻腳被叮咬出上百個腫包,且立即感受奇癢無比這讓很多人聞小黑蚊色變,只要聽說小黑蚊會咬人的地方,則拒絕前往

這問題嚴重影響觀光產業,過去台中大坑有個漂亮的「亞哥花園,後來因為小黑蚊肆虐到讓遊客敗興而歸,甚至不敢再前往,當然加上其他種種外在因素影響(舉如:921 大地震經營不善財務危機,導致迅速蕭條到步入結束營業的噩運。當年亞哥花園可是赫赫有名的觀光景點,可謂台灣中部的一座大型花園及遊樂園,位於台中市北屯區的大坑風景區,1983 年開幕後曾被列為中市知名觀光指標之一,除以種植各種花卉、奇樹和水舞表演為賣點外,亦有遊樂設施及劇場表演歌舞秀,也是當年中華電視公司大型戶外綜藝節目百戰百勝」的錄影地點之一

再漂亮的風景區,只要大量的小黑蚊來攪局若壓制不了,則所謂「發展觀光產業」將淪為空談大坑風景區是一個實例這不是人們不捧場,而是會被小黑蚊的突擊式攻擊」給嚇跑,尤其現在網路資訊發達,只要有人一 PO 文被以訛傳訛一番,對該風景區有可能造成無可挽救的局面,絕對不容忽視

小黑蚊成蟲通常於日間活動,嗜吸人雌蟲,牠們習慣低飛,因此多半叮咬人的小腿、手背或手肘等部位,只要沒有衣物覆蓋之處,幾乎難以倖免且因其體型微小,被叮咬時不易察覺,待有感覺時小黑蚊已飽餐到腹部鼓起且飛離,留下的就是被叮咬著會騷癢難耐的感覺,並造成不同程度的紅腫(嚴重度因人而異,更甚者則會產生過敏反應。

由於目前尚無報告顯示小黑蚊會傳播疾病,但被叮咬後的奇癢感常令人無法忍受,因此被視為是一種典型的騷擾性害

小黑蚊的危害不但降低大家的生活品質,且影響學生上課情緒亦成為發展觀光休閒旅遊產業的重大阻礙因此解決小黑蚊問題目前已成為各地方政府、社團極為重要的課題雖然政府環保單位每年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協助民眾進行防治工作,惟地理環境、抗藥性、非同步防治等因素使然,防治結果通常僅能維持幾天的治標效果;雖然防治結果仍處於成效始終不彰」的狀態,但大家需有信心共同努力,這不是一個住家或一個社區的問題,它牽扯範圍實在太廣,大家若不通力合作來圍剿,各唱各的調小黑蚊肆虐問題絕對越遠越烈,不久的將來恐怕連都會區一般住宅的一樓庭院也遭殃

小黑蚊折磨人年終無休

台灣四季如春,加上暖冬效應所以全台各地小黑蚊問題幾乎全年不停歇春雨過後至秋季尾聲屬於較嚴重的時期;通常僅在冬天較寒冷的幾個日子中小黑蚊問題才會明顯趨緩,一旦氣溫回升,問題又會迅速復發

與其他昆蟲一樣繁殖數量會受溫度影響,通常 15~30℃ 被認為是最適合小黑蚊繁殖的溫度條件,尤其梅雨季、端午節過後疫情最為嚴重

小黑蚊不是蚊子

小黑蚊不是蚊子牠是別被小黑蚊的」字給誤導了蚊子屬於動物界/節肢動物門昆蟲綱雙翅目蚊科下的物種,與雙翅目蠓科下的小黑蚊其實是不同物種

牠的本名為台灣鋏蠓不太好記的名稱,較好記的「小黑蚊」則僅是小名而已跟普羅大眾講我被台灣鋏蠓叮咬,可能會讓人聽了一頭霧水,想不透到底是指什麼怪蟲? 雖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小黑蚊」這傢伙,但確定已有不少人是知道小黑蚊小金剛」以及烏微仔(閩南語發音」是一種惡名昭彰的小型吸血飛蟲,尤其有親身被叮咬過,或看過家人被叮咬過的民眾

小黑蚊主要危害的地區

由於小黑蚊嗜吸人血,所以其危害區域通常都是人群較易聚集之處,例如社區、學校、廟口農庄尤其是上述地區之附近的竹林、茶園、菜園、矮灌木叢、樹林週邊等,更明白的說就是任何有種花種樹、種草的地方(如圖 234 所示是小黑蚊偏好的活動範圍。

(圖 2)

(圖 3)

(圖 4)

以社區、別墅來說小黑蚊的發生大部份是集中在距離社區、別墅之周圍半徑 3050 公尺的範圍雌蟲吸飽血液後會選擇偏潮濕且帶有青苔或藍綠藻的環境產卵,所以通常卵會被產於滿佈青苔之土表、溝渠兩旁之壁(如圖 5、6、7 所示,乾濕壁面通吃、石頭壁面、紅磚壁面花盆周圍、任何潮濕的牆角等處此外富含腐植質或有機質的地方,也是經常產卵處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地方同時也都是小黑蚊幼蟲孳生的主要場所

(圖 5)

(圖 6)

(圖 7)

在小黑蚊幼蟲孳生的各種場所中,以竹林的問題最為嚴重(如圖 8 所示,這或許是因為竹林每隔一段時間就需灌水保持土壤濕度,持續的濕潤,導致很容易長出」或藍綠藻,因此吸引大量小黑蚊到該處產卵卵發育完全後,接著變成幼蟲孳生的溫床。

(圖 8)

(圖 9)

在小黑蚊幼蟲孳生的各種場所中,以竹林的問題最為嚴重(如圖 8 所示,這或許是因為竹林每隔一段時間就需灌水保持土壤濕度,持續的濕潤,導致很容易長出」或藍綠藻,因此吸引大量小黑蚊到該處產卵卵發育完全後,接著變成幼蟲孳生的溫床。

由於上述列舉之諸多位置的藍綠藻是難以清除甚至生長面積已大到根本無法完全清除,所以一旦讓小黑蚊孳生於該處,則之後消滅小黑蚊的工作將會是多麼的艱難? 這是可想而知的。因此呼籲大家:至少先做到自家環境周圍的裡裡外外不要長有青苔或藍綠藻,再關照一下左鄰右舍的環境周圍(如圖 9 所示也不要長有這些東西,讓小黑蚊不致飛來產卵,否則讓問題發生才想要解決,恐怕會一籌莫展喔

小黑蚊出來叮咬人的時間

小黑蚊雌成蟲嗜吸人血,但並非整天都會出來吸血通常,整個白天是牠們的活動時間,從早上天亮後不久開始,一直到傍晚天色變暗前都是牠們出沒的可能時段,尤其上午 11:00 到下午 15:00 這段期間最為頻繁被視為是「吸血高峰期

小黑蚊成蟲習慣低飛,因此被叮咬者受攻擊部位通常以小腿、膝蓋手臂、手肘、手背居多,有衣物遮蔽處還好,但並非一定不會被叮咬;臉頰、脖子也是經常受攻擊處

被小黑蚊叮咬後,皮膚會立刻呈現紅腫,且漸漸感受奇癢無比,有時癢上一到數週狀況因人而異,有些人甚至會嚴重到呈現皮膚過敏現象,但有些人卻無明顯反應。

防疫有慢半拍嗎

由於上述列舉之諸多位置的「青苔」是難以清除,甚至生長面積已大到根本無法完全清除,所以一旦讓小黑蚊孳生於該處,則之後消滅小黑蚊的工作將會是多麼的艱難? 這是可想而知的。因此呼籲大家:至少先做到自家環境周圍的裡裡外外不要長有青苔或藍綠藻,再關照一下左鄰右舍的環境周圍也不要長有青苔或藍綠藻,讓小黑蚊不致飛來產卵,否則讓問題發生才想要解決,恐怕會一籌莫展喔!

以台灣地區 1990 年的調查結果來看,11 縣 28 個鄉鎮有被危害,到 1995 年增加為 12 縣 54 個鄉鎮有被危害,五年增加了 26 個鄉鎮;經過短短十年,2006 年則暴增為 16 個縣市 125 個鄉鎮有被危害,當時已可明顯看出小黑蚊危害狀況已日趨嚴重。到了即將邁入 2020 年的今天,情況仍舊持續惡化中,所以 2030 年會變怎樣? 大家是否該認真思考一下! 政治口水戰滿天飛的同時,有誰真正關心過小黑蚊的蔓延問題呢?

目前政府相關單位是有在設法加緊防治,但卻還是被認為處於「成效不彰」的階段;不過,畢竟危害範圍非常廣,絕對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處理,這一區防治完,好上一陣子後,另一區的成蟲可能又飛過來產卵,所以會讓人有再度復發的感覺,因此是不是成效不彰? 其實很難斷定;若一味的說是「成效不彰」,這有可能將專家學者辛辛苦苦研發的成果推翻,也許本來可能是有用的方法也會被莫名地埋沒掉。

小黑蚊問題的處理確實難度極高,不是一兩種方法就能適用於全台各地,畢竟小黑蚊孳生的環境已多樣化,因此絕對需要導入更多精良的技術來對小黑蚊宣戰,否則持續惡化下去,結果會變怎樣? 我想,應該是「走在繁華都會區的道路上,卻被大量小黑蚊叮咬」的一天是有可能降臨的不相信的話,下午近傍晚時,站在台灣大學位於台北市復興南路與辛亥路交叉口的後門看看,不用幾分鐘,就有可能被小黑蚊叮咬出幾個腫包!

福爾摩斯已對小黑蚊宣戰

大樓、社區、別墅實施小黑蚊防治後,問題若依舊無法改善,此時如果繼續採用同樣手法來處理,結果終將還是一樣「無解」,甚至讓疫情更趨嚴重萬一怎麼除都無法改善,可委託福爾摩斯總監偕同專家學者指導您採用不噴藥的「小黑蚊推拉防治技術」進行另類出擊,有效改善始終無解的難題。欲尋求支援請按

福爾摩斯總監 許澔榮 執筆
向上滑動